为何微影时代依然踟蹰...

背靠腾讯、万达 为何微影时代依然踟蹰不前?
2017-01-22

一石激起千层浪,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增长的跳水让一些激进的互联网平台尝到了苦头。

2015年的大家都在讨论互联网+电影前景无限,而2016年则迎来了当头棒喝。BAT旗下的电影业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美团选择将猫眼控股权转让给光线减少亏损,阿里将淘宝电影注入阿里影业同时引入战略投资人来增加市场投放,腾讯扶持的微影时代在选择合并格瓦拉之后获得了腾讯、万达的巨额融资,这轮被外界认为是pre—IPO的融资在今年“触礁”,近日传出微影时代在完成融资后不足一年时间又开启了新一轮融资,不过这轮融资并不顺利。

微影时代的怎么了?

依靠微信和手机QQ平台起家的微影时代,依靠流量的优势在短时间内就快速的成为在线售票的前三甲,同时在2015年的合并大潮中与格瓦拉合并。

对于合并,小编从相关人士口中了解到微影时代和格瓦拉合并有诸多无奈,格瓦拉在疯狂的电影票补贴大战中败下阵来,但是在电影细分市场格瓦拉深耕了很久,而依赖腾讯平台的微票儿更多的优势是流量,在2014年——2015年这个周期中,猫眼依然是毫无疑问的售票平台的第一,同时在与电影发行方合作上,多部票房爆款都有猫眼的影子,《智取威虎山》、《心花怒放》等。

在美团点评没有合并之前,格瓦拉曾多次传出被大众点评并购的消息,并将承接点评平台电影票预订的业务,这样对于彼时的格瓦拉和点评都是1+1>2的结果,但是最终由于美团点评合并,格瓦拉选择与微票走到了一起,也是退而求其次的想法。

合并带来的结果就是格瓦拉退出了在线电影票消费疯狂票补的市场专营细分市场,而微影时代继续依赖流量的优势跟猫眼、淘票票、百度糯米展开竞争。

更在短时间内迎来了一轮大额的融资,由天神娱乐、腾讯、华人文化等投的D轮30亿人民币融资,不过这轮被誉为pre-IPO的融资对于微影时代来说成为了“甜蜜的负担”。

首先,在微影时代的在线票务销售上,快速能抢占份额成为资本最短时间内的期待。

其次,由于市场份额的提升,希望微影时代能找到持续盈利的源泉,同一时间微影时代成立微影资本开始投资电影,分拆微赛体育和微赛时代,渴望在体育赛事方向延伸。

再次,在电影这个主战场,微影时代相比较猫眼、淘票票、百度糯米处于相对尴尬的位置,虽然腾讯持续注资,还有万达的投入,但是从目前来看更多是财务投资大过战略支持。毕竟猫眼和新美大以及光线、淘票票和阿里影业、百度糯米等都是“亲儿子”,微影时代只是腾讯的“干儿子”,万达的“干儿子”所以不难理解“干儿子”需要自我造血。

而近日,我们从资本市场了解的消息来看,2016年的几大动作让微影时代不得不又开始想投资人寻找投资。不过VC/PE对于这一轮投资并不乐观,而在早些时候有媒体曾爆料在一些理财平台有数款针对微影时代的理财产品向普通消费者进行兜售。

近日,理财平台搜富网上出现了一个名为前海瑞旗微影时代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该基金称,以C+轮117亿估值受让微影时代股权,基金规模为5000万元,投资门槛为100万,投资期限为5年。从2016年12月28日起发行,2017年4月30日发行结束。

根据基金的介绍,微影时代目前估值117亿,2016 Q3市场占有率32%,覆盖院线5700家。同时,该基金也称,相较C+轮,资金占用时间减少半。基金透露了微影时代的相关财务数据:2015年营业收入5.3亿,2016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15亿,预计全年实现营收20亿。在微影时代开启新一轮融资的关口,原股东以C+轮的估值转让股份。这或许在预示着微影时代在2016年估值下调来获得新融资。

此前,美团点评的投资数据也在相关基金网站公示,也遇到了一定程度的估值下调,在资本寒冬,这些曾经的资本宠儿都面临严峻的考验。

另外, 通过不断对外扩张和从自身延伸微影时代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而这条路显然是烧钱的道路,这样不难理解急需在短时间内再一次融资。

疯狂布局欲完成自我造血

回顾2016年,微影时代开始了疯狂的布局,参股一下科技的E轮5亿美金投资、联手腾讯投资韩国YG娱乐,参投5000万美元、成立微影资本早期资金30亿、成立娱跃影业和娱跃发行、分拆微赛体育等这一系列花钱的步骤增加了微影时代的不确定性。

过去微影时代共计获得四轮融资,从公布的金额简单计算达到了近60亿人民币。

并且可以预见,在D轮融资之前大量的融资都用在了市场的补贴竞争,在2016年票补开始减少之后开始腾出手开始进行产业链布局。

其他竞争对手,猫眼和淘票票、百度糯米也是采用基本类似的方式,只是在时间点上有所不同。

不过,显然从猫眼和淘票票上可以看到,微影时代走的是一条独立自主的道路,知易行难!

因为对于中国电影工业的话题是从2015年开始发酵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但是互联网平台的激烈竞争依然处于产业链的末端,只是“卖票”的角色,而进入2016在转换角色的步骤中,猫眼和淘票票都开始进行了差异化的发展方向。从目前来看,只有微影时代的道路是最复杂,更是需要资源和资金量最大的。

在竞争现状来看,微影时代旗下的最主要出票平台格瓦拉和娱票儿对标猫眼、淘票票等;娱跃影业和娱跃发行需要面对从线下到线上平台的竞争;微影资本则需要更多的产业资本的竞争等,这一系列的战线太长增加了竞争的不确定性同时让投资人对于未来发展成疑。

微影时代的产业链布局如此加速,目的就是需要向投资人表达自己能从产业链布局中找到定位和利润。从近期曝光的一件事情上就能看出端倪,2016年12月17日,文投控股的公告披露,微影时代为成龙主演的《铁道飞龙》影片开出了10亿的票房保底条件。行业对于这10亿票房保底提出了担忧,而微影时代CEO林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媒体对于10亿保底有误读,而相反,《铁道飞虎》的票房只要达到8亿多,微影就可以保本。”

但是,根据公告协议显示,微影时代10亿保底电影《铁道飞虎》,若该影片总票房少于人民币 10 亿元,微影需向耀莱支付人民币 3 亿元票房保底金。

林宁表示的观点与公告目前来看有一定出入,不过从艺恩数据显示,截止1月17日《铁道飞龙》上映26日,票房共计6.52亿人民币,与林宁谈到的8亿元保本票房相距甚远,与公告10亿更有距离。另外,根据公告微影时代旗下的娱跃还参与了早期5%份额的投资达1250万,不知道在投资上能否收回保本的金额,不过从目前票房来看,显然并不现实。

另外,在整个2016年微影时代在电影票房保本这件事上投入了极大的兴趣,在艺恩《2016年上半年国产电影发行报告》中,微影时代以联合出品、联合发行18部影片的总量包括《致青春2》、《盗墓笔记》、《火锅英雄》都有微影时代的影子,成绩自然有好有坏,林宁称对于电影票房保本必须看到电影成品才能决定。

业内人士向热点分析表示,保底在成品之后决定并没什么问题,但就《铁道飞龙》来说,林宁的判断肯定有误,至少从目前的成绩来看,或者是由于宣发介入太晚,很多爆点没法挖掘,又或者对于影片判断过于自信,当然在整个电影市场没有什么成功定律,微影时代要走的路还很长。

纵观整个互联网电影发行市场,介入电影早期的投资是目前互联网电影发行能够取得好成绩的因素之一,毕竟互联网玩家在传统玩家看来依然只是“门外汉”,淘票票在A轮融资时引入和和影业、博纳影业、华策影视等影视公司的投资,而阿里影业也参与了博纳私有化,注资和和影业,也在加大与产业链的合作;猫眼则与光线影业紧密绑定;百度糯米则利用百度背后的线上资源通过基金和投资来参与电影产业。

从表面上看,拥有一手好棋子并有一定独立性的微影时代能比其他玩家更有杀伤力,但是这一切可能都面临现实的窘境。万达有自己院线和线上产品以及收购了时光网完善了线上的矩阵,腾讯旗下的两大电影公司左右互搏目前并没有对微影时代产生支援,依赖微信和手Q满足的只是流量资源,但是在用户增长、流量增长的“下半场”,微影的压力陡增。

拉长的产业线,暴涨的成本,已经电影票房本身的不确定性,让微影在短时间内烧掉了数十亿资金,即时是阿里影业、乐视影业这样的行业资深玩家都面临《摆渡人》、《长城》这样的大片票房和口碑迥异的境况,更别说只有线上能力的微影时代。

在微信的入口三年合同即将到期的时候,微影时代有急需新一轮融资,猫眼在小程序上线当日成为第一批获得入驻的服务,这也给未来微影时代能否跟微信入口继续合作埋下了隐患,况且还有美团与腾讯的投资关系在,微影时代该想想“开源节流”。


版权所有 © 太原佳信数码信息有限公司 晋ICP备17000205号-1
座机:(0351)7020100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瑞杰科技A座1012